移动版

金科股权之争剧终:孙宏斌舍 黄红云笑

发布时间:2020-04-20 05:31    来源媒体:金融界

这场继“宝万之争”后,地产圈最知名的“控股权之争”如今随着孙宏斌的出售,车建兴的入局归于平静。据粗略估算,融创在金科股份上面的浮盈已有50亿元。

这场“西南战事”历时四年多后,终于偃旗息鼓。

融创中国(港股01918)董事会主席孙宏斌和金科创始人黄红云你追我赶多年后,难解难分的胶着局面终以孙宏斌的断舍离而告终,新入局者红星家具集团实控人车建兴是融创的新伙伴,也是金科的旧相识。

至此,金科由两强争霸进入三足鼎立时代。

孙宏斌断舍离

4月14日晚间,金科股份(下称“金科”)公告称,公司股东之一的天津聚金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拟向广东弘敏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转让公司11%的股权。此次股权交易并不会对金科控制权产生影响,黄红云仍是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

公告显示,此次交易共涉及金科股份5.87亿股,按照8元/股的交易对价计算,总价达46.99亿元。

据了解,天津聚金物业为融创旗下公司,融创方面给出的减持理由是因自身业务需要。

此次出售前,作为金科第二大股东,融创系的天津润鼎和天津润泽分别持有金科9.34%和3.02%的股份,再加上天津聚金的持股数,一共持有股份为29.35%,而黄红云及一致行动人持股约为29.98%,二者间0.63%的差距,近乎不相上下。出售后,融创对金科的持股量将从29.35%降至18.35%。

看似寻常的资本操作背后,是孙宏斌的断舍离,自此,融创正式挥别金科,不再进击大股东之位。

这似乎是一场沟通已久的行动。

融创减持后的第二天,金科便召开了2019年线上业绩发布会,管理层对于这场股权之争的落幕谈了诸多。金科董事长蒋思海虽表示,很高兴融创作为股东获得了较好的利润和收益,也提及这场争斗对公司带来的不利影响,“融创作为股东,在某一个阶段对公司正常生产经营,以及预案表决给公司带来了不利的影响,特别是金融机构和监管机构对此比较担心”。

公告指出,本次权益变动完成后的12个月内,天津聚金及一致行动人天津润泽、天津润鼎在符合现行法律、法规及规范性文件的基础上,不排除主要通过大宗交易、协议转让等方式继续减持金科股份。有行业人士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不排除后续融创在股价合适的时机继续套现立场,毕竟财务投资不是孙宏斌的风格和追求。

从融创手中接过金科11%股权的广东弘敏,则是红星家具集团旗下全资子公司,实际控制人为车建兴及其妹车建芳。

车建兴的接盘不难理解,除了业务合作,双方私交甚笃。相较于更为外界熟知的红星家具城业务,1999年切入的地产业务早已成了红星重要的业绩增长点。克而瑞数据显示,2019年红星地产全口径销售额601.1亿元,较老牌房企万达还领先34亿,位列行业58位。

红星与金科的合作早在15年前便开始了,彼时双方合作建设了金科第一个商业地产项目金科国际广场。第二年,他们又联手打造了重庆红星美凯龙(港股01528)世博家居广场,这是红星在重庆的第一家红星美凯龙。相较于旧时金科,红星与融创可谓新友,近年来,双方才开始考察、合作。

有业内人士替孙宏斌算了笔账:融创首次购入金科股票的价位是4.41元,按其后几次增持的时间查询,2017年3月间金科股价在6元之上,2017年4月至2018年全年其股价更是在5元上下浮动,而融创4月14日套现时的股价却是8元。粗略估算,融创的持股总成本在76亿元左右,这意味着,融创在金科股份上面的浮盈已经有50亿元。

账面上的浮盈显然不是孙宏斌的追求。有行业人士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孙宏斌入股金科的初衷和他过往的收并购并无差异,其看重的正是金科的城市布局和土地储备,然而这一计划开展的并不顺利,面对黄红云接连发起的阻击,金科的股权之争一度陷入僵持阶段,这显然并不符合融创的预期,对孙宏斌而言已经失去收购金科的意义,并无胜算的情况下再耗下去也容易使其在资本市场落不到个好名声。孙宏斌的适时出售不难理解。

11%的比例在上述行业人士看来是个适度的比例,“未影响大股东的实控权,避免其对这笔交易的阻挠”。

“西南战事”平

这场继“宝万之争”后,地产圈最知名的“控股权之争”始于多年前的初夏。

2015年5月7日,中国A股还处于一轮大牛市的顶部,金科股份公布了实际控制人黄红云夫妇的减持公告:黄红云夫妇将金科股份的持股比例从40.57%减持到35.57%,并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可能继续减持。

减持之后,金科股份与所有其他A股一样,遇到市场大跌,从每股最高的10元以上,跌至每股5元之下,股价遭遇腰斩。

2015年8月,金科以“向地产和能源行业输血”为由,宣布向不超过10名投资者以不低于5.82元/股发行7.73亿股股票,后因股价下滑,金科将增发价格调整为3.68元/股,增发金额仍为45亿元。

正是此次定增方案中“竞价定增未设认购限额”的漏洞给了融创进入的机会。

一边是没有一点点防备,一边是没有一丝顾虑。

2015年9月,蓄势待发的融创在经历了数次失败并购后将目光瞄向金科。

当月中旬,融创中国一口气新设立了两家新公司:天津润鼎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和天津润泽物业管理有限公司。

孙宏斌甚至为此筹备了不低于50亿元的充足弹药。

2015年9月20日,由于融创中国报价最高,规模最大,加之没有认购限额,按照此前确定的竞价规则,融创奇袭成功,成功将金科16.96%的股份纳入怀中,成为其第二大股东。

融创的雄心显然不止于此。

随后的11月,金科股价开始回落,跌至5元以下。孙宏斌手上的这两家公司,以极为低调的方式在二级市场上缓慢增持金科股份。11月11日至11月28日,这两家公司共以8.3亿元的代价取得了金科股份3.04%的股份。

至此,不到3个月时间,融创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给了金科一个措手不及,孙宏斌手握金科将近20%的股份,直逼黄红云夫妇所持的25%。

进击的步伐仍未停止。

2016年12月9日至2017年4月28日,天津润鼎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和天津润泽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两家公司在二级市场合计增持金科股份2.26亿股,占金科股份总股本的4.99%。

至此融创手握近25%的金科股份,距离黄红云(及其一致行动人)的26.24%持股比例仅一步之遥。

黄红云也不甘示弱,拉来援军筑起防守墙,双方你来我往,随后孙宏斌接受采访,公开表态2017年融创不会再有动作,一时间市场似乎嗅出了“偃旗息鼓”的味道。

直到2018年初,金科的一则公告让黄红云的增持行动流露出来,随后天津润鼎的股权质押再次曝光了融创方面的行动。

市场恍然大悟,原本激烈的竞争没有中断,不过由明转暗罢了。

随后双方在二级市场继续行动着,孙宏斌举着钞票疯狂收割着金科的股票,黄红云一边伺机买进,一边回购高管手里的股票。

2018年10月25日,融创通过旗下三家公司持股27.67%,以0.0002%的极微弱优势首次超过黄红云系,逆袭成为金科第一大股东。

但融创的优势仅仅保持了3天。黄红云迅速发起反击,与女儿签署一致行动人协议,持股比例增至29.99%,重夺第一股东宝座。

2018年11月18日,金科发布公告称董事会已通过回购注销议案。若回购注销完成,黄红云系的持股比例则由29.99%变为30.03%,即将超越30%的要约收购红线,而融创系的持股比例则由29.35%变为29.38%。

2019年后,一改之前激烈的追逐战景象,孙宏斌和黄红云双方似乎都低调了许多,年底双方将最终的比分定格在29.35%:29.98%。

而今随着孙宏斌的出售,车建兴的入局,这场“西南战事”终归平静。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